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搞起小说网 > 剑来

第六百六十二章 去而复还

剑来 | 作者:烽火戏诸侯 | 更新时间:2019-10-31 06:39:1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男人摊开双手,掌心朝上,轻轻晃了两下。

  久别重逢,示意剑气长城的自家人,尤其是对自己心心念念的好姑娘们,给点表示。

  原本陷入沉寂的整座剑气长城,城头之上,顿时口哨、嘘声四起。

  女子大剑仙陆芝低下眉眼,懒得看那男人,她真是没眼看。

  背对城墙的男人点了点头,很满意,自己还是这么受欢迎。

  战场之外,剑气长城就是个路边孩子,遇见了酒鬼赌客外加大光棍的汉子,都会喊一声狗日的阿良。

  战场之上,那个男人,就是阿良,只是阿良。

  阿良视线游移,瞥了几眼那些散落各处的军帐,朗声道:“不要犹豫,来几个能打的!”

  一位大髯汉子转过身,盯住那个家伙,沉声道:“我来。”

  阿良没转身只转过头,望向单独站在金色长河那一侧的刘叉,昔年十分投缘,双方亦敌亦友,阿良慢悠悠转身,搓手笑道:“好兄弟打个商量?先来几个不那么能打的,帮我热热手?你这样的高手,我打不了几个啊。”

  背剑佩刀的刘叉面无表情,“等你已久。为何还是没能找到一把趁手的剑?”

  阿良双手手心贴紧,轻轻拧转手腕,既然一上场就是硬仗,那就只能自己先热热手了。

  刘叉拇指轻轻抵住刀柄,轻轻一推,刹那之间,刘叉就已经掠过金色长河,来到阿良身前,一刀劈下。

  战场之上,此后根本不见两人身影,只是激荡起一圈圈好似山岳砸入大湖的惊人涟漪,每一层涟漪瞬间向四周扩散,皆如墨家剑舟展开一轮齐射,飞剑细密,不计其数。

  阿良毫从天而降之后,方圆百里之内的妖族大军,没死的,都在紧急撤出,各大军帐的督战官都没有任何阻拦。

  大地之上,伴随着一声声炸雷声响,出现一处处间距极远的巨大坑洼。

  所有坑洼出现蓦然凹陷之后,四周全无生机,妖族修士的身躯、魂魄,坠地后化作齑粉兵器、山上重宝,与那黄沙尘土一起,皆被凝聚不散的剑气笼罩,如同凭空出现一座座凝聚的天然剑阵,剑意森森,绞杀万物。

  皆是两位剑修交手瞬间带来的剑气余韵使然。

  各自屹立于一座天下剑道之巅的剑修,硬生生打出了一番天地异象。

  某座相对接近两人战场的军帐,被一条长线瞬间割裂开来,避之不及的数位修士,怎么死都不知道。

  刘叉站在被一分为二的军帐顶部,脚下军帐并未倒塌,帐内修士已经作鸟兽散。

  数里地之外,阿良停下身形,伸手一抓,将一把上五境剑修的飞剑握在手心,先是攥紧,然后以双指抵住飞剑的剑尖和剑柄,加重力道,将其挤压出一个夸张弧度。

  这把飞剑细如牛毛,极其幽微,关键是能够循着光阴长河隐蔽长掠,看样子是位极其擅长刺杀的剑仙。

  电光火石之间,飞剑竟是被阿良双指压得几乎如满月,飞剑到底不是大弓,在就要绷断之际,远处响起不易察觉的一声闷哼,付出巨大代价,以某种秘术强行收走了那把被阿良双指禁锢的本命飞剑,然后气息瞬间远遁,一击不成就要远离战场,不曾想在退路之上,一个男人出现在他身后,伸手按住他的脑袋,剑意如水浇灌头颅,阿良一个后拽,让其身体后仰,阿良低头看了眼那具剑仙尸体的面容,“我就说不会是绶臣那小王八蛋,只要战场上有我,那他这辈子就都没出剑的胆子。”

  那具尸体被阿良轻轻推开,摔在数十丈外,重重坠地。

  另外一个方向,大地之上蓦然飞升出一道雪白光柱,弃了皮囊不要的妖族剑仙魂魄,连同被魂魄严密包裹的金丹、元婴,被那道蕴含无穷剑道真意的光柱,一冲而过,没能留下任何痕迹。

  在这短暂的停歇期间,阿良环顾四周,白雾茫茫,显然已经身陷某位大妖的小天地当中。

  “小把戏,吓唬我啊?你怎么知道我胆子小的?也对,我是见着个姑娘就会脸红的人。”阿良仿佛呵手取暖,以他为圆心,白雾自行退散。

  天地间唯有黑白两色的战场之上,出现了一头庞然大物的大妖真身,雄踞一方,坐镇天地,正在俯瞰那个小如一粒黑点的渺小剑客。

  阿良抬头望去,愣了一下,好大一只啊。

  他就问了一个很真诚的问题,“我都不认识你,你怎么敢来?”

  道理很简单,除了那些在英灵殿拥有古井王座的存在,其余与他阿良没打过照面、交过手的妖族,那么在蛮荒天下,就没资格被称呼为大妖。既然都不是大妖了,在他阿良眼中,“够看”吗?

  那头被阿良认定为“不知名”妖族的庞然大物,刚要驾驭天地神通,试图碾杀那个在蛮荒天下久负盛名的阿良。

  不曾想妖族真身从头顶处,从上往下,出现了一条笔直白线,就像被人以长剑一剑劈为两半。

  终究是在这头仙人境妖族修士的小天地当中,虽然瞬间受伤伤及根本,转移战场不难,只是真身刚刚止住声势,堪堪抵御那道光亮长线带来的汹涌剑意,便出现在了小天地边缘地带,尽量与那个阿良拉开最远距离,只是它如何都没有想到整座天地之间,不但是小天地界线之上,连那小天地之外,都出现了数以千计的光线,贯穿天地,仿佛整座小天地,都变成了那人的小天地。

  一座万剑插地的剑林。

  最终被数十条剑光死死钉住真身的大妖,别说挪动身躯,便是稍稍心念微动,就有绞心之痛,它惊骇发现在自己小天地当中,亦是逃无可逃的凄惨处境。

  阿良根本没有理睬这位仙人境妖物。

  对方这座小天地脆如瓷器,好像被剑修以剑尖轻轻一磕,就是支离破碎的下场。

  天地恢复清明之后,阿良所占之地作为起始,无数条剑光,纷纷涌现,就像一个不断扩展的巨大圆圈,方圆数十里之内,一举荡空。

  先前站在军帐顶部的刘叉,抵挡那些剑光并不难,此刻变成了悬停空中,再次成为战场上唯一与阿良对峙的存在。

  他淡然说道:“奉劝一句,谁都别掺和。”

  就算愿意送死,好歹也要给那个阿良带来一点伤势。

  刘叉收刀入鞘,伸手绕后,拔剑出鞘,握剑在手。

  在蛮荒天下,行走四方,出剑机会近乎没有,所以刘叉才会期待与阿良的重逢,本以为会是在浩然天下,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连破两座大天下的禁制

  ,直接返回剑气长城。

  阿良伸手,从金色长河以北的战场上,远远驾驭了一把剑坊制式长剑返回,被他握在手中后,掂量了一下,轻巧了些许,叹了口气,竟然连剑坊都要被迫偷工减料,这场仗确实打得有些惨烈了。

  先前刘叉见面就是朝他脸上一刀,太不讲江湖道义。

  阿良便还了那大髯汉子一剑。

  相互一剑过后。

  阿良倒退撞入云霄中,剑气长城上空的整座云海被搅烂,如破絮纷飞。

  阿良一脚后撤,重重凌空踩踏,止住身形。

  刘叉后背撞烂整座大地,身陷地底极深,不见踪迹,地下响起一连串沉闷雷声。

  两人分别以更快速度递出第二剑,阿良从云海那边倾斜落地而去,刘叉现身大地之上。

  皆是一线直去与一剑递出。

  这一次双方倒退身形更远。

  阿良竟是直接被一剑击退到了剑气长城最高处的那片云海,抖出一个剑花,随意震散刘叉滞留在剑身上的残余剑意,与那坐镇天幕的老道人笑道:“老伙计,二十年不见,咱们剑气长城那些早年挂鼻涕的丫头片子,都一个个长成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了吧?晓不晓得她们还有个出远门的阿良叔叔啊?”

  手挽着那把麈尾的老道士,换了一条胳膊,搭住那把折损严重的拂子,面带微笑,以青冥天下的方言骂了一句。

  双方一番“礼数周到”的寒暄客套之后,阿良便一闪而逝。

  整座云海被剑意牵扯,随之剧烈晃动起来,盘腿而坐的道门圣人有些无奈,伸出一手,轻轻按住云海,这才止住云海的震动翻涌。

  阿良高高举起手臂,好似不曾学剑的稚童,一记抡剑劈砍而已。

  打得刘叉连人带剑再次身形消逝,退往地底深处。

  阿良这一次却半步没退,只是手中长剑却也粉碎消散。

  这种战场,哪怕只有两人对峙。

  依旧谁都不愿近身。

  除非那个站在甲子帐外观战的灰衣老者,一声令下,让数位王座大妖对那个男人展开围杀。

  只是灰衣老者却只是冷眼旁观。

  一些原本蠢蠢欲动的王座大妖,便各自打消了率先出手的念头。

  毕竟那个刘叉还未出全力。

  手中无剑的阿良双手各自掐诀,战场之上,两股剑气洪流疯狂涌入刘叉的撤退方位,分别蕴含着剑气长河和蛮荒天下的剑道真意,浑厚无匹,两道剑气,就像两条走江的蛟龙,撞入底下。

  方圆百里的大地,轰然塌陷。

  原本离地不过数丈高的阿良,变成了悬在高空。

  上五境妖族皆俯瞰而去。

  刘叉站在低于战场百丈的“大地”之上,一手负后,一手双指掐诀,大髯汉子当下手中并无持剑,身前却有佩剑显化而出的一个雪白玉盘,纤薄莹澈,光线璀璨迸射,如一轮人间冉冉升起的明月,挡住了那两条剑气洪流的天上星河。

  两道剑气瀑布倾泻而下,撞击在那轮莹白圆月之上。

  已是大地之下的刘叉身后,山根土壤依旧在不断崩裂稀碎。

  剑气四散,远处许多境界不高的妖族地仙修士,竟是以掌观山河的神通看了片刻,便觉得双眼生疼,如凡夫俗子直视日光,只得撤掉神通,再不敢继续凝视那处被双方硬生生打出来的“小天地”。

  刘叉一袭粗布麻衣,衣袖飘荡,猎猎作响,大髯汉子仰头说道:“去了天外天,打杀了些化外天魔,结果就只是这样?还是说那道老二,道法不高,名不副实?”

  阿良笑道:“是朋友才与你说句真心话,你要是真这么觉得,那么你会死的。”

  刘叉摇摇头,竟是收起了那把剑,握剑在手之后,任由两道剑气洪流撞向自己。

  大髯汉子,不再蓄力,开始刻意收敛剑气。

  稳如磐石,中流砥柱,任你剑气如洪水,刘叉的自身剑道,却是巍峨山岳,浩浩荡荡的两条剑气长河,与刘叉体魄激荡撞击之后,自行绕开,激起数十丈高的剑气浪花。

  只是或听闻、或亲眼见识过的左右的剑气极多,冠绝数座天下,左右在剑气长城历练之后,甚至已经能够将自身纯粹剑意凝为实质。

  但是刘叉此刻,却是以剑道凝为真身。

  阿良笑了笑。

  然后在他和大髯汉子之间,出现了一条世间最虚无缥缈的光阴长河,当它现世之后,焕发出光彩琉璃之色。

  整条长河如一把巨大飞剑,拧转起来,将刘叉裹挟其中,仿佛凭空置身于他人剑鞘中,他人又再将长剑归鞘。

  原本与天地大道最为契合的光阴长河,不知如何被阿良扯出之后,开始被蛮荒天下的大道排斥,使得光阴长河四周出现了无数大道真意的压胜气象,两者接壤处,不断有七彩琉璃的光阴长河如碎冰崩碎,但是整条光阴长河虽然被挤压,却越来越坚固紧密,好似天地间蓦然出现了一把以飞升境琉璃金身打造而成的长剑。

  灰衣老者赞叹一声,“好手段。”

  在某处军帐,一心只教弟子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读书人,也抬起头,仔细端详远处战场。

  阿良仰起头。

  真身被暂时拘押、剑道被逐渐消磨的刘叉,当然不会这么简简单单就束手待毙。

  一尊屹立于天地之中的法相,只有半截身躯显露出大地,以双手握剑之姿,一落而下,剑尖直指阿良,瞬间临头。

  在先前那座军帐遗址,也出现了一个刘叉,双指并拢,以剑意凝聚出一把长剑。

  最早阿良曾经笑言,刘叉这样的高手,自己打不了几个。

  但是剑道真身、阳神身外身外加一个阴神远游的刘叉,一分为三,到底不等同于三个巅峰刘叉。

  阿良从来不打只能挨打的架。

  哪怕打架的对手当中,有剑气长城的董三更,也有目前这位蛮荒天下的刘叉。还有青冥天下那个臭不要脸的真无敌。

  下一个瞬间。

  一尊堪称顶天立地的夸张法相,出现在了刘叉法相身后,一手按住后者头颅,将其头颅砸入大地。

  阿良在离开剑气长城之前,就一直想要告诉刘叉,自己有没有趁手的剑,有些关系,可只要对手同样没有仙剑之一,那就关系不大。

  早年不在战场相逢,与刘叉是朋友,所以阿良没好意思说这个。

  言语太耿直,容易没朋友。

  同时,一手按住刘叉法相头颅的那个“阿良”,另外一手持剑,一斩而下,一线之上,刚好存在着八座军帐。

  三位王座大妖,白莹,肩扛长棍的老者,金甲神人,分别出手,阻拦那一剑。

  阿良嬉皮笑脸道:“溜了溜了。”

  那条被阿良凝聚为一把长剑的光阴长河,崩裂开来。

  刘叉身外身那处,一道剑光莫名其妙撞向剑气长城的城墙。

  连那条金色长河都被一剑洞穿。

  当剑光消散之后,有个人趴在城墙之上,缓缓滑落下去。

  灰衣老者来到刘叉真身那边,瞥了眼嘴角渗出血丝的大髯汉子,笑道:“所以说下一次出剑,就别扭捏了。”

  刘叉点点头。

  出窍远游的阴神法相,与还给阿良那一剑的阳神身外身,皆归为一人。

  而那个被一剑“送到”城墙上边的汉子,起先刚好是在那个“猛”字的上边,一路滑落向大地,期间不忘偷偷吐了口唾沫在掌心,脑袋左右转动,小心翼翼摩挲着头发和鬓角,与人打架,得有追求,追求什么?自然是风采啊。

  记得倒悬山那边,好像有个在黄粱福地卖酒的小姑娘,她当年是怎么说来着,好似是说看见他的容颜之后,就像心头蓦然窜出一头小鹿,在她心路上,撒腿乱跑。

  这些肺腑之言,可以收下,至于姑娘们的爱慕之情,就算了。

  男人在那个大字的某一横处,突然悬停身形,向前一脚跨出,他对一个神色古怪的老剑修笑着招呼道:“这不是咱们殷老哥嘛,瞅啥呢?多瞅几眼,能涨几个境界啊?”

  一巴掌打在元婴老剑修殷沉的肩膀上,汉子埋怨道:“殷老哥,真不是老弟说你啊,这些年趁我不在,光顾着看小姑娘啦?不然怎么还没有上五境?”

  肩头一个歪斜,一阵吃痛,对方出手半点不客气,在剑气长城以难打交道著称的殷沉,依旧绷着脸,死活不说话。

  阿良双手重重一拍老剑修脸颊,瞪大眼睛,使劲摇晃起来,急匆匆问道:“殷老哥,殷老哥,我是谁都认不得了?你是不是傻了……”

  殷沉无奈道:“认得,我就是一时半会儿,心情太激动,说不出话来。”

  阿良松开手,收敛了笑意,说道:“总算还剩下几张熟面孔,怪我,怪我来得晚了。总是这样,走过路过错过。”

  殷沉心知不妙,果然下一刻就被阿良勒住脖子,被这个王八蛋卡在腋下,挣脱不开,还要挨那些唾沫星子,“殷老哥,一看到你还是老光棍的样子,我心痛啊。”

  阿良突然放开老剑修,一步跨出墙头之外,飘向城头那边,最后来到老大剑仙身边。

  城头上,魏晋抱拳笑道:“阿良前辈。”

  阿良拍了拍魏晋肩膀,伤心道:“见什么见,不还是光棍一条。”

  阿良盘腿而坐,面朝南方,难得神色肃穆起来。

  哪怕被他这么一搅和,不过是片刻的安宁,接下来仗还是继续打,人还是继续死。

  战场之上,厮杀依旧。

  陈清都站在阿良身边,笑问道:“难道青冥天下那座白玉京,没有几个长得好看的黄冠道姑,这么留不住人?”

  阿良指了指头顶云海,然后单手托腮,眺望战场,一手抵住心口,默默调养气息,嘴上言语却没老实,“有啊,怎么没有,不过是在白玉京下边露了一面,光是那个老伙计在白玉京的两个师妹,看我眼神要吃人,更别提其她的仙子了,行走天下,此事最恼人。”

  陈清都呵呵一笑。

  阿良问道:“那小子伤势如何?我当时只是远远瞥了眼,比较古怪,看不真切。”

  陈清都随口说道:“反正给宁丫头背回去,死不了,半死不活这种事情,习惯就好。”

  阿良说道:“到底只是个年轻人,还是外乡人,老大剑仙身为长辈,多少护着点人家,这小子除了喜欢宁丫头,其实根本不欠剑气长城什么。倚老卖老,不是好习惯。”

  陈清都笑道:“你这是教我做人,还是教我剑术?”

  阿良站起身,小声道:“我这人最不好为人师,可如果老大剑仙一定要学,我就勉为其难教一教。”

  魏晋大为佩服。

  无论是先前出剑,还是此时言语,不愧是阿良前辈。

  老人斜眼阿良。

  城头一震,阿良已经不在原地,溜之大吉。

  只是阿良前辈的逃跑方向,是不是错了?

  饶是魏晋都目瞪口呆,忍不住问道:“老大剑仙,这是?”

  陈清都看了眼魏晋,“看不出来?打架啊。”

  魏晋无言以对。

  陈清都再瞥了眼那道起始于城头的挂空长虹,阿良的去势太过迅猛,笑问道:“当年他游历宝瓶洲,就没跟你讲过,他最喜欢被一群飞升境围殴?”

  魏晋沉默片刻,神色古怪,“当年阿良与晚辈说,他在那座剑仙如云的剑气长城,都算能打的,反正肯定能排进前五十,还让我千万别觉得他是在吹牛,很……言之凿凿的那种。”

  所以魏晋一开始还以为遇到了个骗子,不过亏得阿良前辈当时关于剑道的见解和感悟,看似胡说八道,却恰好让魏晋大受裨益,他这才忍住没出剑试探,在那之后,便有了那个阿良前辈所谓的小赌局,魏晋输掉了那枚养剑葫,然后开始闭关,果然顺利跻身上五境。出关之后,魏晋自然而然,对剑气长城充满了神往之心,想要亲眼看一看,等于拥有五十个阿良前辈的剑气长城,到底是怎么个地方。

  陈清都突然说道:“除了一直以剑客自居,阿良还是个读书人。”

  那个男人身形远去,直接越过了那条金色长河,当他重重坠地之后,四周妖族大军在些许错愕之后,立即如潮水般退散,拼命逃窜,撒腿狂奔的,御风御剑的,皆有。

  狗日的又来了!

  男人高高扬起脑袋,双手捋过头发,自问自答道:“还能够更帅气吗?不吹牛,真心不能够!”

  言语期间,以他为圆心,出现了一条陆地龙卷,越来越大,最终遮天蔽日,是那无数剑意凝聚而成的飞剑在结阵。

  剑阵全然不受蛮荒天下的大道压胜。

  远离剑气长城之后,飞升至天外天,拳杀化外天魔不计数,还要与道老二搏命,原本就已登顶之剑道,更高一层楼,可通天。
剑来最新章节https://www.gaoqixs.com/jianla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绝世武圣异能小农民极品透视魔狱大明星超级时代三国之无上至尊余罪借天改明恐怖复苏金丹九品